空降兵加速转型成为合成“飞行军”
空降兵加速转型成为合成“飞行军”  5月6日,在空降兵某合成旅大操场上,千余名官兵庄严列阵,隆重举行我国自主研发的某型轮式装甲车授装仪式,见证“飞行军”再添“风火轮”的特殊时刻。  负责接装工作的助理员杨亮介绍,作为新型信息化装甲装备,该车战略机动能力强、火力打击能力精、综合防护性能优,适用于我军主力机型进行空运空投,能与装备空降兵的另一款履带装甲战车配合使用,“它的列装并形成战斗力,将填补空降兵在轮式装甲装备方面的空白,也标志着空降兵‘空中机械化’‘信息化建设’迈上了新台阶。”  授装仪式一结束,10余台新列装的轮式装甲车就驶向训练场,展开人装结合训练。该旅旅长郑迎军表示,在新车研制生产时,旅里就组织官兵分批到装备生产厂家跟岗见学,提前培养出了一批技术尖子和操作骨干,如今新车到位后更是争分夺秒进行训练,争取早日形成战斗力。  据了解,空降合成旅是改革调整后空降兵新组建成立的新型空降作战力量,拥有步兵、炮兵、侦察兵、装甲兵、通信兵等10多个专业兵种,但武器装备建设还存在系统不配套、结构不合理、信息化程度低、体系功能弱等问题,演习演练中还存在“各自为战”等现象。  郑迎军介绍,随着该车的列装,其车载指控通信平台和网络,能将作战单元、侦察单元、指控通信单元等聚合形成一体化作战体系,以往“联不上、联不好”等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,切实形成体系制胜优势。  今年是空降兵成立70周年,空降兵武器装备建设也走过了70年跨越式发展历程。组建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空降兵受限于装备水平和“陆军老大哥”的传统思想,始终沿袭“一人一具伞一杆枪”的轻装模式,仅能空投120公斤以内的武器装备,飞在空中却走在地面,处于“空中步兵”的艰苦发展阶段。  “在战场上没有重火力就没有发言权。”新中国首批62名伞兵之一、开封干休所退休老干部王福荣说,那个时候空降兵参加全军对抗演习,着陆后全靠两条腿跟对手的坦克轮子赛跑,靠轻武器迎“敌”。王福荣说:“今天看到新型轮式装甲车列装,我很高兴,空降兵一着陆就有了重家伙,也算是圆了我们老一辈空降兵的心愿。”  重装空投这扇大门打不开,空降兵的机械化就无法实现,建立在机械化基础上的信息化更无从谈起。曾任空降兵研究所所长的高级工程师李振波介绍,“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们走出国门看到,俄空降兵利用空降型战车打得对手落花流水,而我们还只能空投单薄的小件装备,差距是明显的。”  “这对中国空降兵是不小的刺激。”在加快转型发展、增强战斗力的现实要求下,空降兵的发展走上了重装机械化的道路。这一时期,空降兵部队被军委确定为应急机动作战部队,由此进入发展“快车道”。  2000年8月,空降兵成功进行了一次连投30件作战物资的试验,超过国外一次连投最多22件的纪录,这是空降作战物资实施快速补给最有效的方法,从此,空降兵有了可靠的“机动式仓库”。  2002年6月,黄河滩头,重型装备的空降空投取得历史性突破,空投重量达到××吨,保证了各种车辆、火炮等大型装备能随机空投,为重型装备伴随空降作战创造了技术条件。  2005年8月,在胶东半岛,重型装备3件连投实施成功。中国继美国、俄罗斯等少数国家之后掌握了这一关键技术,使空降兵远程突击能力实现历史性突破。  伴随着空降空投的一次次突破,空降兵装备建设快速向前发展,空降兵战车、猛士突击车、大口径自行火炮等一批适合陆战、空战的重型武器装备,经过更新换代和空投试验,陆续“为我所用”。  利用重型装备远程机动的特点,空降兵探索大规模集群空降作战,并在实施垂直打击、非接触作战等基础上,首次提出了全域作战、全谱反应的新理论,使以往惯常使用小分队突袭的“尖刀”成为如今远程直达、重装出击、威力更大的“铁拳”。  2008年9月,内蒙古草原深处,“砺兵-2008”演习拉开帷幕:高空,人装同机空降、翼伞渗透、空中布雷等新技术大显身手;低空,直升机突击、越点攻击等新战法让“敌”防不胜防;地面,新型空降兵战车纵横驰聘,机动灵活……空降兵凭借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,牢牢地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。  自此,空降兵完成了由“铁脚板”到“摩托化”,再到“半机械化”“机械化”的升级,作战力量结构也由单一兵种发展成为步兵、炮兵、装甲兵、导弹兵、航空兵等多元力量复合组成的“空中集团军”,初步形成了主战装备机械化、作战装备空降化、战场机动立体化。  2007年4月,是空降兵装备建设中的又一个“里程碑”:随着空降兵团指挥信息系统正式交付使用,空降兵开始探索基于信息系统的模块化空降作战模式。他们超越过去沿用多年的分散编制,提出适应未来空降战场需求的“模块整合”概念,地面攻击、空中支援、火力打击、特种分队等均作为独立模块,根据作战需要灵活编组使用,部队加速转型成为“空中合成部队”。  在2013年一次全军演习中,空降兵展示了全新战斗力:在电子对抗分队强电磁干扰下和炮兵火力支援下,由地面攻击、空中突击、火力打击等作战要素组成的合成化部队 “攥指成拳”,从正面、侧面、空中、后方多方位对“敌”实施空地协同突击,完成对多目标的打击夺控。有媒体评论:空降作战正式向“合成化”迈进。  2017年,历经新一轮改革重塑后,空降兵整建制纳入联合作战指挥和力量体系,担负起在多个战略方向、多个战场环境与多军兵种实施“空地一体化”作战任务的重任,对武器装备体系支撑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。  瞄准融入联合作战体系,空降兵重点发展航空投送、空地突击、指挥控制、引导打击等新型武器装备,按照“成模块、成单元、成建制、成体系”的链条式规划,空降兵武器装备建设大步迈向信息化、体系化。  “未来战争中,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是趋势,空降兵单独使用是相对的。”空降兵部队保障部部长汪晓陆介绍,空降兵在联合作战体系中可依据战场需要模块化编成,可轻便也可重装,我们将在“全面机械化”和“空地一体化”的基础上,结合自身特点,逐步打造出中国特色体系化作战能力、能胜任新时代使命任务的空降兵。  装备的发展进步推动空降劲旅在新质战斗力建设上不断换羽腾飞。一次作战能力检验任务中,空降兵某旅整建制快速投送至千里之外的草原深处,着陆后通过信息化系统聚合成“拳”,成功抢控重要目标;一次空降突击演练,“雷神”突击队跨海空降直达岛礁,通过新型指控和侦察装备构建起实时、透明的战场态势,指挥员坐镇后方“中军帐”对战场态势了然于胸。  从“空中步兵”到“空中集团军”再到“空中合成部队”,装备升级换代同样呼唤新型空降尖兵。空降兵制定人才队伍建设规划,通过战役集训、比武强训、岗位轮训、送学培训等方式,加强作战人才建设和培养,并将信息素养作为选拔考核的重要指标,多措并举提升官兵信息化素质。  2019年夏天,粤北某地,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伞兵伴随战车火炮从天而降,如一把锐利的尖刀,迅速在“敌”前沿撕开缺口……参加演练的步、炮、工和航空兵等按空域、高度、时间、目标与歼击机、导弹、轻武器的联合火力密切配合,实施“空地一体、立体突破、整体作战、纵深打击”,一大批“高科技通”“外军通”“战法通”“装备通”在实战中各显神威。  目前,空降兵作战部队90%的营连主官参加过联合作战演训任务,60%以上的作战骨干具备“一专多能”武器运用本领,一批高素质人才正脱颖而出,推动部队战斗力实现新跨越。  郭庆 蒋龙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陈海峰】